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th Nov 2010 | 社運事件 | (22 Reads)

若開香檳是罪,請立即起訴我

 

十一月廿九日,我因聲援劉曉波中開香檳,為要慶祝劉曉波獲得和平獎而被拘捕,被捕原因是普通毆打罪。

 

作為香港市民,我感到羞恥。因為中聯辦的胸襟竟然細到連一枝香檳也容不下

,中聯辦保安的權力竟然大到要警察立即拘捕示威者。中聯辦保安的一個投訴,警察就要進行拘捕行動,這只顯示了執行職務的警察沒有判斷是非的能力。我明白開香檳的行動是具政治性的,因為中共認為劉曉波不應獲獎,而我卻是開香檳慶祝劉氏獲獎,所以警察收到投訴後,他們受著政治壓力也不得不進行拘捕。

 

如果大家有看到網上影片,稍為留意一下警察執法情形,就知道警察待了很久才有個拘捕的理由。就是連警察也不知所措,連拘捕行動也要花上很大力氣,花上相當長的時間去思索開香檳怎樣演變成拘捕行動。當時他們找不到理由,我就當然離去。但警察卻用人鏈、圍圈的方式不讓我離去。你看!這就是香港警察!為了服務中聯辦保安,不惜冒香檳案淪為國際笑話的險也要進行拘捕行動。警察的愚昧,作為香港市民,我感到羞恥。

 

對於這種不合理的拘捕,我會採取不合作的態度。若警方不取消香檳案的話,我會拒絕續簽擔保,並要求警方若認為我開香檳是有罪的話,請立即起訴我。原因是,近年警方於示威行動中進行拘捕後,藉示威者到警署報到有定期見面的機會,在政治最敏感的時候,就看看有哪個見面的機會進行起訴。聽上來有點荒謬,但事實上就是這麼的荒謬。

 

舉例來說,楊匡因豆腐案而入獄十四天。裁判官於審判時曾說警察當時下的命令是不合理。不合理亦即是違法,有違法律,有違警隊條例。楊匡入獄後,我於媒體上高調陳述警察犯法的行為,並要求警務署署長鄧竟成向公眾交代警方打壓示威者的行為。被採訪的兩天後,我到北角警署報到六月廿五日反政改坐馬路的案件,就在兩天內對我們進行起訴。從政治因素上考慮,因為我高調反對警方打壓示威者,是次起訴行動的對象就是我。楊匡在獄中的同時,不單因坐馬路案件再被起訴,同時亦因反高鐵的行動而被起訴。示威者也有日常的生活、工作,但到警署報到就是明明的影響了我們的日常生活。行使公民權力,示威遊行也要欲加之罪,後果後患無窮。

 

知道社會關心香檳案的發展,我在此道謝。在未來的日子,有關警察淪為政治工具打壓示威者的問題,我絕對不會妥協。如果警方認為開香檳也是構成刑事罪,請立即起訴我。就算是在法庭上,我也總算有辯解的機會,尚有一絲的尊嚴。但在警察手上,我只是政治工具的犧牲品,就算錄口供時說什麼也是多餘。同時,他們所作的,連自己也不懂分辨是非對錯。

 

若關心中國人權是錯,是立即起訴我!我是葉浩意,一個不會向權力妥協的人。

 

(這是銷案前一天的稿件)